收藏本站
 
欢迎关注佛学院官方微信
佛学院

微信号scnzfxy1982

中国佛教史上的大德比丘尼住持

作者:四川尼众佛学院浏览数:616 

  中国佛教发展到今天,可谓是国运昌隆,正法久住。佛说有四众弟子具足的地方就有正法。自佛陀度姨母摩诃波舍波提及五百释种女出家以来,从古至今,女众在佛教中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。高僧云集,祖师辈出,传遍中国南北及韩国、日本、东南亚地区,也有不少佛教出家的女性——比丘尼,他们列席于禅门参悟,成就高深,风格多样,开悟、证果,历代不绝,为中国佛教的传播与发展,写下了绚丽篇章。下面就中国佛教历史上的比丘尼住持代表作些介绍,以便让更多的人了解、关注这个特殊的佛教女性群体,并以资鼓励着现代比丘尼及佛教女性庄敬自强,励力进德,为新世纪的佛教事业精进不懈。

尼僧正 ——

  汉传佛教自南北朝始设“尼僧正”一职,专门管理比丘尼。尼僧正,即由官方任命来统理比丘尼众的尼僧职称。这一制度,始于北朝,行于南朝。《大宋僧史略》卷中立尼正附云:“北朝立制多是附僧,南土新规别行尼正。”

  可考最早之尼僧正当为刘宋时期比丘尼宝贤,深受刘宋文皇帝、明帝及孝武的尊崇礼遇。《大宋僧史略》卷中尼附云:“泰始元年御勅为普贤寺主,泰始二年勅京邑尼僧正”,“文帝四事供养,孝武月给钱一万。尼正之俸,宝贤始也。”“宝贤尼,在任清简,才兼事义,安众惠下,肃然寡欢。”任政期间,秉公处事,大众钦服,对协调当时佛教内部事务起到了积极作用。

  又,尼僧官法净,刘宋泰始二年,勅京邑都维那一职,“戒行清洁,学思精研。在事公正,确然殊绝,随方引汲,德化如流。” 甚得明帝敬重,勅住宫内宝贤寺,礼兼师友。(出自《比丘尼传》卷二之“宝贤尼传”“法净尼传”,《佛祖统纪》卷三十六“法运通塞志”,《大宋僧史略》)

  今之东瀛有尼师寂听,嗣天台法统,前天台寺寺主,为日本国御勅之尼大僧正也,现年94岁。


比丘尼僧团自东晋始创,迅速由崛起而到鼎盛。南朝比丘尼人才辈出,活动力积极旺盛。她们不仅自身修行,且与社会各阶层交往频繁,推动了晋宋以来朝廷归敬佛法、礼接僧尼风气的形成,对扩大佛教势力及其影响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。在南朝,很多比丘尼接受皇室供养、可以随意出入宫廷,能向王公大臣讲经说法,甚至参与朝政,这同样与佛教的整体形势和社会大环境分不开。

   然而历朝历代都有优秀尼众法师辈出,他们的影响与贡献,实巾帼不让须眉。

   由于佛教传统,古代比丘尼无升座之前例,只提“晋院”不言“升座”,亦春秋笔法也。

   在当今中国佛教界,比丘尼晋院升座,领众管理道场,弘扬佛法,续佛慧命,实为佛门之兴盛!

附:

佛教女性僧人能不能升座荣膺方丈?女众升座如不如法?

   2013年9月12日上午,贵阳西普陀寺举行了藏青法师晋院升座庆典法会。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、深圳弘法寺方丈印顺法师、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、山西省佛教协会会长妙江法师,贵州省佛教协会会长心照法师等众多大和尚前往贵阳出席庆典活动,这已经是对女众升座问题的直观解答。正如印顺法师所说:从历史上看,唐代到明清之际,有记载的女众升座有200多位,国内目前也有比丘尼升座。今天,传印会长给藏青法师题写中堂,妙江法师和我一起来西普陀寺出席庆典活动,不光是对藏青法师和西普陀寺的祝贺,同时也是对全国比丘尼的激励,女众发心,发大心,佛没有讲男的可以成佛,女的就不能成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