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
 
欢迎关注佛学院官方微信
佛学院

微信号scnzfxy1982

僧教育的思考

来源:四川尼众佛学院作者:释如意浏览数:606 

   我出家后就进入了四川尼众佛学院,然后就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佛学院。从求学到教学,到现在差不多有二十年了。也许是因为生活在佛学院的关系,平时总会有意无意的思考一些佛教的教育问题。就我自己想到的一些僧教育问题,提出来与大众共勉。
一、二十年僧教育的反思
僧伽教育,是关系到佛教人才的培养,关系到佛教兴哀的百年大计。赵朴初会长于1992年在上海召开的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上指出:当前和今后相当时期内佛教工作最重要、最紧迫的事情第一是培养人才,第二是培养人才,第三还是培养人才。把培养人才提高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,引起了大部分关心佛教教育事业的人士广泛共鸣。多年来,经过教界大德的不懈努力,僧才的培养和教育有了新的发展,初中高三级佛教院校已发展到三十多所,僧伽教育逐步走上轨道,尼众教育的发展尤为突出。各级佛学院培养了一大批佛教人才,其中不少人在佛教岗位上也发挥了积极的骨干作用。但是,很多方面世出世法还是不能圆融,是不是过去僧教育的问题呢?还是今天的僧教育模式存在着太多太多的问题呢?这个问题不能不引起办僧教育的深刻反思!
1、缺乏正确的信仰
佛学院的部分学僧素质太差,对佛教的信仰不够坚定,对佛学根本没有认识,上学动机不纯,不是为了荷担如来家业,弘扬正法而学习,而是为了学点文化走进佛门,一有好的出路,他们就跟佛再见。有些人或患疾病,丧失劳动力,或因失恋心灰意冷。更有少数社会渣滓,在社会上无立足之地,把寺庙当成了防空洞,这些人初到寺庙多少有点神秘感,还有所收敛,可是日子久了、原形毕露、绞尽脑汁、想方设法逃避早晚课。对佛教的信仰荡然无存。子日:“朽木之才不可雕也”,“道不合不相谋”。培养这些人作为未来佛教的领袖,无异于画饼充饥?
2、文化水平低
目前全国少说初、中、高级佛学院也有近四十多所,所录取的学生的文化水平普遍偏低,有的甚至小学也没有毕业,但佛学院为了只图学生人数多,质量的好坏全然不顾,也就录取了。这样的文化程度怎能接受俱舍、中观、唯识、天台等高深的佛学理论?法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学生还是呆若木鸡。如能勤奋学习,刻苦钻研,那还有希望。
因此,大多数的学生进入佛学院的两年多时间内,都以学习提高文化知识为主要目标,这样一来对修学佛法必然形成障碍,纵使佛学院几年本科读下来,而文化程度才相当于大专。所以,太多的时间在学文化,而对佛法教理、教规、教史只学到一点基础而已,更谈不上什么学术研究了。在信息知识突飞猛进的二十一世纪,在佛教界急需有佛学专业人才的今天,这不能不说是佛教教育的一种悲哀。

3、展转上学、以度时光
目前,从表面上来看,全国好像有几十所佛学院,似乎僧教育蒸蒸日上,兴旺发达。但是,潜在的危机无不令人担忧。只要寺庙有钱,就可以办佛学院。致使某些学生读了这个甲佛学毕业,不愿意回寺院发心为众服务,又到乙佛学院去上学,而且还要选择那个佛学院发的衣单费高,有些甚至读了几个佛学院的预科班;有些学生一、二十年都在多个佛学院之间展转“流学”;反复的上学,所不的知识也差不多,他(她)可以很轻松的拿了几个佛学院的文凭。可回到寺院与大众格格入,小事不愿做,大事做不了。培养这样的人纯粹是对财力、人力的一种浪费。既使是社会教育也不可能一个学生读几小学,或中学。
所有这些都是因为佛学院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,才导致了部分学生把佛学院当成了吃饭度日的场所一样。这种现象不能不说是佛教教育中出现的新的怪圈。
4、重知识不重修持
根据上述的学僧对象,佛学院的教学,应该因材施教,加强定的教学,使其在僧团共学共修的大熔炉里脱胎换骨,完成由俗人到僧人的的兑变过程。遗憾的是现在的佛学院以传授佛学知识和文化为主,忽视了戒学和定学,虽然口头上说“学修并重”,实际上除了流于形式的朝暮课诵外,根本谈不上什么共修,有些佛学院的法师根本就是不上殿、过堂。这样的法师怎能教好学僧去上殿、过堂呢?结果是有限的一点佛学知识成了无本之木、无源之水。致使佛学院毕业的一些学僧一到某寺,首先问每个月的衣单费多少?脑子除了钱什么信仰全无。到最后只有脱下僧装穿俗衣赚钱去了。
知识固然重要,但是伽教育更应该是身教重于言教,果位重于学位,宗教的修持重于知识的学习。出家的目的是为了证果,这才是僧教育追求的前途。
二、未来僧教育的几点建议
1、有好的师资队伍
   佛教的教育,不是一种纯粹的知识传授,而是在传授做人的方法。俗话说:身教甚于言教。做为一个佛学院的教师,他不应该只是具有某个学科的知识,足以引导学生去从事某个学科的研究就了事;同时在做人方面也应该是个成功者。当然这里的成功,只要是从品行、修养上来说的。
  当今的社会知识爆炸,新的知识还在不断的出现。但这些知识大多与做人无关。他们固然可以不必去强调做人的道理。而中国传统文化和佛学一样,都重视做人。也可以说都是做人的学问。整个佛教所讲的,都是做人的道理。
  好的老师,具有良好的品行,是生活的艺术师,淡泊物质的追求,高度关怀现实社会人生,内心宁静,行为洒脱,一言一行都足以为人典范。做人的教育,是建立在老师做人的基础上,缺乏良好的师资,想要培养出品学兼优的人才,那是很难的。
  在做人的教育中,老师人格魅力的感召力,是培养造就品学兼优人才的重要因素。一个缺乏德行的老师,在讲台上宣扬道德的意义,本身就具有讽刺的意味。其言教能否影响学生,可想而知也。相反品行高尚的老师,其人格就具有强大的感召力。一言一行,都是一种无形的教化。一位有德的高僧,有时只要往那个地方一坐,也能让一个十恶不赦之徒,杀心顿息。
2、有正确的、对机的教学方式
  人究竟是什么?教育的意义在哪里?不了解人性是怎么一回事,不分青红皂白地给学生教育一通,究竟能教育出什么结果出来,往往教育者自己也搞不清楚。
 现在国内大中小学普遍采用灌输式,教育似乎只是为了分数、文凭、升级。学生的学习过程,一直都在忙于掌握各门功课的知识,以备考试、升级之用。这种教育对学生的身心,简直是一种摧残。
  自从清末民初以来引进了西方的学院式教育,目前佛学院基本上和社会上的教育方式一样,也都采用灌输式的。许多学院虽然都在提倡学修并重,事实上还是以学习佛学文化知识为主。学校课程的安排方式,也与社会学校没什么两样。一周的课程,佛学课和文化课加在一起,至少有七八门。学生在一天的学习中,一会儿灌输一种内容,学生还没来得及回味,又得去接受新的灌输。
  传统的教育是以做人修身为本,现代的教育似乎只是单纯的知识传授,而忽略了做人这个大前提,所以社会问题才这么多。学佛是为了做人,佛教的教育,主要是一种引导、启发、学做人的教育,自然应该建立在对人的认识的前提上。比如基于众生皆有佛性、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的思想,那在教育上主要任务是启发人们去认识,而不是一味地灌输许许多多关于“佛性”的知识。

3、教材要统一
据统计,我国的佛教院校,包括在内,共36所,而各院校设置的课程均依各地办学的情况而定,没有系统的教学计划,教材不统一,所学的内容零散,片面,初、中、高级院校课程不能接轨,所以,学习几年出来的人不能承担佛教重任。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发挥了作用,有一些成绩也不可抹煞。然而成为闲云野鹤,到处游荡的人为数为少。为使佛法的命脉能源远流长,使佛法得到普遍弘扬,设想有志之士能发心自救,寻求出路,共同努力创办一所正规的,有一定规模的佛教大学。能编制出有针对性、有层次、有系统的教材,使初、中、高级佛学院校能有程序地接轨运作,培养出大批有行持,有德行、通教理、懂仪轨、住持正法的佛教僧才。僧人的自身建设尤其重要,若僧人素质得到普遍提高,就能扭转一些学僧展上学的不良现象。培养合格的僧才,必须结合社会现实,顺应时代所需,不断完善僧教育的方方面面,教育出来的学僧才不至有更多的缺陷。
4、课程设置人文化
现代的一部分学僧时有厌学现象,道德水准不高,受社会不良现象的冲击下,信仰不坚固,或产生偏颇的极端思想。社会上学校的教育讲德、智、体、美全面发展,我们的僧教育不妨也借鉴一些,可弥补学僧的人格缺陷。
学习佛法的本身就是在修行,闻法的基础也是修行的基础,而闻法又是学习佛法的唯一途径,听讲,教学都是闻法、学法的过程,这个过程就是在培养智育的发展,道德也能有所提升,因为佛学课程基本包含道德教育,也是智育发展的必备课程。僧教育中,仍需要加进人文化的教育,发扬太虚大师"仰止唯佛陀,完成在人格,人成即佛成,是名真现实"的人间佛教精神,对学僧进行爱国爱教、爱寺如家、有集体、整体观念、坚定信仰的教育,是让他们了解国情,树立正确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宗教观,立志为佛教事业奉献终身,消灭小我,升华大我,这是僧教育中,对学僧德育的基本要求。
   学院的中心任务是通过教学对学僧传授文化知识、教理智识,发展智力,培养能力,并在这些基础上进行心灵教育,思想教育,不仅要使学僧掌握多门学科的基础,有比较广博的知识,而且要在通才的基础上有所专长,掌握所学专业范围内专精的知识和智能,培养学僧的慧力和能力,特别是悟解、自学、研究的能力,分析问题、解决问题的能力,口头与书面表达的能力,组织管理能力,应变的机智和善于调解人际关系的能力,开导他人思想的能力,使受教育者将具备弘法利生,自身建设的真实本领,这是智育发展的宗旨。
  有许多有气质的出家人,总是不经意地戈损色身,甚至出现自杀自残的现象,不敢面对现实,不珍惜生命,缺少顽强不息的精神,学法不入心,意志薄弱,精神颓废,自我封闭,不务劳作,未老先衰,不重视体育锻炼,佛学院中大多数的学僧身体素质太差,所以应设置体育课和各种体育活动(包括朝山拜佛、跑香、禅修)等保健措施,授予学僧卫生保健和锻炼身体的知识与技能,增强身体素质,提高健康水平,也是人文教育课的范畴。其任务不仅是要增进学僧身体健康水平,而且要提高脑力劳动的效率,消除脑力劳动的疲劳,使学僧在学习、工作、生活、修持上具有精力充沛、吃苦耐劳、不畏艰难、朝气蓬勃的生理条件。
5、教学设施现代化
大多数佛学院的教学设施陈旧、破损;教学方式单一,使佛教教育迈上一个新的台阶,那么,教学设施的更新以及教学方式的转换则势在必行。然而教内有些长老缺乏全局观念和未来眼光,对培养人才的重要性和紧迫性缺乏足够的认识;对佛教教育事业在人力、物力、财力的投入远远少于用在修庙、塑像、开光、升座等方面的投入;对电化教学、计算机运用、建立佛教网络的重要性认识不足,教学设施多因资金短缺而得不到有力地支持和改善。
   二十一世纪则应大力提倡全方位教育。即以学院式教育为主,辅以丛林教育、函授教育、网络教育,甚至还可利用报刊、广播、电视等普及佛教教育;在僧尼教育的基础上,开展居士教育、大众化教育;在佛教理论课的基础上辅以各种文化课和修行实践课;在学历教育的基础上,辅以短期培训、继续教育乃至终生教育。要改变那种将佛教教育局限于僧尼、局限于寺院、局限于课堂、局限于学生阶段的观念与做法。
6、设立专宗院校
   佛陀说教四十九年,广演八万四千法门,因才施教,目的就是为令各类众生闻法得度,出离苦趣。而纵观当今二十年僧伽教育现象,普遍是同一模式,在教学内容上没有多少差异,这样的结果导致了僧青年在各个佛学院辗转轮流,终无所获。
据此原因,僧教育是否应该改革?根据我国当前佛教界的实际要求出发,分宗教学,运用新科技,提高教学效果,除开设主要经律论基础理论课程外,还要开设一些应用课,调整单一培养佛理知识而转变为培养多层次,多专业知识的僧才,造就出有真才实学,能一才多用的佛教接班人,才能适应当前我国佛教的实际需要,才能跟上时代脚步。因此,根据目前佛教发展的需要,结合佛教的五明学,为将来的佛教大学构想设置有关宗系:
(1)、管理学系--培养寺院的方丈、监院、衣钵、知客、僧值、副寺等高级管理人才,如对图书、文物等管理的方法,让他们具有懂得宗教政策,僧籍管理,寺院财产管理、法律、治保、外事、人事、财会、商业、丛林制度,精舍规约等方面的专业知识。
(2)、内明学系:培养佛学研究,经律论的阐释解析,学术研讨,教学师资,国际佛教文化交流等的三藏法师。含摄唯识宗、中观宗、天台宗、净土宗、密宗、律宗、禅宗、三论宗等各宗的专业僧才。学僧可以根据自己的特长和喜好选择专研某一宗派,从而成就为某一宗的大师。
(3)、律仪宗系:培养能独立主持寺院各种法务仪轨活动的法务人才,如培养维那、僧值、悦众等,让他们熟悉各种法务的历史、流派、作用、义理和仪轨;熟炼各种法务仪轨时的唱念以及对各种法器的使用。
(4)、工巧明系--培养能掌握佛、菩萨、罗汉、金刚、诸天、护法龙神以及他们各有代表性的座骑等的造像、雕塑、篆刻、金石、绘画、书法等的理论和技艺:幢幡、宝盖、僧服等的制作,掌握刺绣技法和各种庄严佛土饰物的用义;梵、呗、法器等的配乐、赞颂佛教三宝的歌曲,表现佛教精神的歌舞、影视演艺等,培养佛教艺术文化人才,此不失为此弘法的一种方式。
(5)、声明学系--培养能掌握英、日、藏、梵、巴利语等多方语种的人才,要求能用各国精确的语言来表达精确的佛教义理,以各种文字翻译佛典,将佛典流通各国、消除国域弘法障碍。
(6)、医方明系--培养禅观与医学并修的医务专业人才。能诊断各种疾病,熟识各种医药属性,结合禅观修行的病证,能医治各种病症的高层次的医务人才。以及培养一部分能懂得处理一些常见疾病,熟悉各种医药的属性,具有防疫,消毒和对老年人护理知识的医务人才。             
设置这些学系,就是由普通教育向专业方向发展的过渡阶段。
三、结 语
以上几点,是我个人不成熟的设想,也是我在教学中的总结和发现的问题,僧伽教育不应该跟着社会教育亦步亦趋,要继承佛教优良的教育传统,以提升人的素质为根本。全面的培养学生的修证、管理、弘法、学术研究能力,在继承传统的前提下,吸收现代的学术研究方法,以及现代文明的种种成果,建立契理契机的现代佛教教育模式。弘扬佛法,利乐有情。
由于经验不足,水平有限,只是凭空设想,不当之处,敬请大德们不吝赐教。